yuan。

曾经是entp、现在是intp、大多数时候在intp和entp之间徘徊😅

  很糟糕,现在什么都想写就是不想写同人本内容(挣扎

  有有趣的cp请安利我,除了咒和yys(毕竟不能在同一个坑跌倒两次

须蛇同人本《善恶难辩》

  已退圈,出本纯粹是给自己的五个月画个句号,喜欢的入手,不喜欢的离开,很简单一个道理。

  人设以五月为准,未完结篇章会在同人本中补上后续。

  刊名:善恶难辩

  作者:yuan。

  篇章一:遗孀(小妈文学/黑道ABO)

  冷艳忧郁的夫人指尖颤了颤,就好像又陷入了回忆的潮水,想到相伴多年的丈夫即将葬入那冷冰冰的坟墓,他好像要落泪了,却又一滴眼泪也没流,瞧着那样情深意切。

  仆人乖顺地垂眸,生怕自己多看一眼就被似梦非梦的夫人蛊惑住,哪怕宅院里的仆人也未能多见几次夫人,冷淡禁欲的老爷却在夫人身上显出了超乎常人的掌控欲,甚至于多看一眼就会被驱逐出庭院。

  ……

  “夫人,少爷昨晚有回来吗?”仆人没见着素盏在自己房间便过来询问八岐,所幸她规规矩矩地没有开门,否则就可以看见窝在一起的继母和继子了。

  八岐有些困乏地窝进素盏怀里,他的声音微哑,但也可以当作刚刚睡醒的困倦乏力,“兴许是早起出门了。”

  他们的关系不能让任何人知道,尤其是他还没有彻底掌权,八岐对这件事总是十分清醒,素盏微微垂眸又闭上眼,只作不知。

  篇章二:我曾想起过你(非典型原著向)

  八岐大蛇晃了晃蛇尾,思考着这是自己被封印的第几个年头,高天原的旧神对他忌讳莫如深、而新神则以为他死于天羽羽斩之下,自然也就显得这狭间缺了点热闹,毕竟旧时他在神狱还能杀几个神使玩玩。

  在无趣的狭间他时而沉睡、时而醒来,偶尔也会想起过往,想起那明亮的太阳女神、想起那些腐化的旧神,但想起最多的还是那位神将大人。

  所有神都以为在审判时他们才相识,其实不然,他们的相识远比那还要早上许多,而且多少带着几分阴差阳错、错上加错。

  ……

  八岐大蛇自然最后束手就擒被须佐之男捉捕,又一次成就须佐之男冠绝天下的武神之名,——当然这也是他乐意见得的。

  那些无趣又可怜的神明对罪大恶极的邪神格外好奇,也自然被邪神收入眼中,唯独在某一位神明身上他微微凝滞片刻,那是他们的女儿,只一眼他便认出来。

  而他也相信,那孩子必然认出了他。

  回忆到这,八岐大蛇难免心中怅然,如若说爱未免显得虚假,但他却也不乏对孩子的爱护,须佐之男的身份给她带来不死的保命牌,但他的身份却给她带来永恒的怀疑之心。

  篇章三:不死的欲望(千年间偶生绮念)

  须佐之男并不在意,祂也并不觉得寂寞,这对于他而言反倒是恰到好处,让他不必参与那毫无意义的神明宴席或者众神的游乐,只那个众神口中频频与祂相提并论的另一个名字,在祂心上落下了淡淡的影子。

  祂就像是天生的苦修士,性情冷淡、无欲无求,但是,凡事都有但是,兴许命运注定祂要从神变成人才让祂遇见了祂的宿敌。

  ……

  但蛇这种生物最是贪婪,更何况是八岐大蛇,祂艳丽的眉眼看着却似无辜柔弱,“让我也成为您的宠物吧。”

  “我可以成为您最喜欢的宠物。”柔若无骨的身体紧紧贴在须佐之男身上,带着蛊惑的甜蜜嗓音就好像想将须佐之男变成自己的共犯,“您可以把我锁起来,让我看见您的暴虐、您的偏执。”

  篇章四:监狱(ABO/双)

  司机从车上下来,擦了擦额头的汗,无论是多少次来神狱那黑漆漆的枪口都让人不寒而栗,他殷勤地向须佐之男问好,“须佐大人,犯人已经送到了。”

  车厢被打开,囚犯与须佐之男的想象相差甚远,囚犯的眼睛被绷带蒙住,只露出下半张脸,但是苍白的皮肤、颜色浅淡的薄唇即便带着些病恹恹的味道,也美得惊人。

  “须佐大人?监狱长大人?”囚犯漫不经心地询问,但语气却带着几分缠绵勾人的意味,惹得须佐之男愣了愣,便冷淡得应了声。

  特制的手铐脚镣在一声声咔嚓下扣住了囚犯过于纤细的手腕和脚踝,须佐之男便解开了缠在囚犯眼睛上的绷带,囚犯被突如其来的光亮刺得微微眯上眼,过一会才缓缓睁开。

  “起来吧。”须佐之男这般说,除却解绷带时手指一不小心抚到囚犯脸上,他一切都表现得极为克制,就好像作为omega的囚犯对他没有半分吸引力。

  ……

  甚至他们只要从窗口就可以窥见这两人的面貌,他们会这么说“原来监狱长也会和囚犯偷情”,想到这八岐大蛇边喘息边发出笑声,“监狱长大人,要是被发现了该怎么办呢?”

  “这不是你想要的吗?”监狱长同囚犯耳际厮磨,言语冰冷,“八岐大蛇。”

  “啊,是啊。”八岐大蛇搂着须佐之男的脖子,暧昧不明地说着。

  篇章五:高中生的恋爱烦恼(非性转须蛇+性转须蛇)

  八岐大蛇和八俣远吕智是公认的平安高校两大毒瘤,两人入学以来便一拍即合、扰乱校纪,而许多不良学生虽也跟随他们的步伐,却日常因为畏惧老师而让计划流产,可是他们两个却从不背叛对方。

  但是就像所有故事都拥有一个转折,高二时天照学生会长的表妹转学过来,成为风纪委员长之后一路破坏了他们一系列的计划,理所当然的,八俣远吕智对她产生了强烈的兴趣。

  八岐大蛇乐得让八俣远吕智去牵制素盏鸣尊,好让自己搞事情,毕竟他可是坚信唯独八俣远吕智是绝不会背叛自己的——当然,这后续也成为了他最后悔的事情。

  ……

  人或多或少都是双标的,而素盏鸣尊也是,她觉得自己女朋友虽然臭美了点、娇气了点,但是情人眼里出西施,这些都不是八俣远吕智的缺点,之所以会整天搞事情肯定是八岐大蛇带坏了八俣远吕智。

  于是素盏鸣尊让八俣远吕智减少和八岐大蛇接触,还用的是格外正当的理由,“我会吃醋。”

  虽然八俣远吕智觉得吃醋的委员长大人也很可爱,但是作为一个体贴的女朋友她减少了和八岐大蛇搞事的频率,毕竟八岐大蛇一个臭男人哪有女朋友香,而八岐大蛇也失去了他忠实的战友。

  篇章六:海声(海上的绚烂传说)

  你站在船头,夜里呼啸的海风吹起你金色的发丝,哪怕如此你依旧与海妖隔了一段距离,傲慢的它漫不经心地看着你,雪色的长发在月光下就像绚丽的白樱花。

  这是你与它相识的第五年,五年前你对海妖的存在嗤之以鼻,甚至于无法理解有人会痴迷于这种怪物,但是你也没能料到自己也会有一天为它着迷。

  你从船头跃入海中,游到那块礁石边,笑着的海妖晃了晃自己的鱼尾,你毫不怀疑自己一旦爬上礁石就会被它用尾巴扫进海里,毕竟海妖就是如此恶劣的生物。

  ……

  “船长大人,好久不见——”他(它)笑着看着你,他的头发变作了墨色,你不知这是否是他变为人的代价,但你一时间说不出一句话。

  你就好像毫无心房地将他带回了你的城堡,哪怕你深知现在有无数刺客等着暗杀你,甚至他也有可能是其中之一,可是你却依旧将他带回去了。

  篇章七:两个老婆的快乐(1须1芽1蛇)

  看着欢呼雀跃的同僚们,晴明默默退了一步,离开了喧喧嚷嚷的人群,他长长叹了口气,摸了摸自己有些蔫吧的钱包,“……什么时候我能像源赖光一样有钱呢?”

  他迈着沉甸甸的步伐走回庭院,小白热情地跑过来扑在他腿上,但是晴明却捏着自己瘪瘪的钱包呆滞地走着路,丝毫没有心情回应小白,因为比起它有两个更让人头疼的主等着他。

  果不其然,还不待他走进庭院便瞧见一黑一白两邪神站在门口等他,他什么时候有这种待遇了,晴明顿住了脚步,他甚至想退几步去博雅那借住几日,但瞧着两神如炬的目光是根本不可能让他逃走的。

  ……

  “蛇神……两个?”须佐之男面容依旧冷淡,但眼神却充满了困惑,即便两个邪神的发色、服饰均不相同,他也不会觉得这两个邪神不是同一个神,他只会觉得八岐大蛇在搞什么鬼。

  比起八岐大蛇站在原地、丝毫看不出平日里念叨着故人的模样,神堕八岐大蛇却是主动许多,他笑吟吟地走到须佐之男身侧,“许久不见,神将大人。”

  “蛇神,你在……”还不待须佐之男问出口,神堕八岐大蛇便拉着须佐之男的手向外走去,而他与八岐大蛇不经意之间的目光交汇无人察觉,“与其问我,不如自己看看吧?”

  篇章八:七年之痒(现代paro)

  诸如此类的事件并不少,八岐性子恶劣,最爱的便是借题发挥,在又一次爆发争吵后,须佐终于还是说出那句话,“我们离婚吧。”

  “好。”八岐回的太快,一时间都不知他是根本没听清还是早有预谋,他拎起自己的行李箱就走出门,正好他要出差,行李都收拾好了。

  须佐独自一人又难免想起八岐,从少年时的针锋相对到婚后的争吵不断,最为可悲的是他都寻不出一个不离婚的理由,反倒是应该离婚的理由能列出一大堆。

  ……

  须佐从文件包里拿出离婚协议,推到了八岐面前,比起往日的利落,须佐堪称动作迟缓,但八岐却毫不在意地接过离婚协议。

  离婚协议一到六条理由格外严谨,一看便知是须佐的手笔,但当八岐看到末尾的潦草字迹忍不住笑了,分明是离婚协议却充满了“我不想离婚”的想法,不过他也没有说什么话,毕竟看着看似冷静实则慌张的须佐也十分有趣。

  八岐对离婚协议没有任何异议,须佐没有给他笔,他就从自己口袋拿出支钢笔,故意捉弄须佐似的说,“我要签名了。”

  也就须佐这个局中人没有察觉到八岐的刻意了。

  须佐紧紧盯着八岐手中的笔,桌子下的手紧张地攥紧,陷入了挣扎,但在八岐即将签下名字时他还是忍不住将离婚协议抢过来撕了,然后抱着八岐说,“我不想离婚。”

  篇章九:晚上千万不要对室友做这种事

  可谁知须佐从厕所回来,也不爬回上铺,只站在八岐床边不知在想些什么,愣是把八岐的那么点睡意吓得全无,他寻摸着这两日造的孽,也不过把天照气得险些进医院、和月读合谋把须佐报了五六七八个运动会项目……,好吧,他承认他造的孽有点多但也罪不至死啊。

  八岐额头直冒冷汗,但还是继续装睡,毕竟从众多悬疑剧里面可以看出来,不睁眼说不准还能多活一个晚上,睁眼连一个晚上都活不过去,他在脑子里发誓只要活过今晚再也不和他们姐弟做对。

  怎料须佐居然在八岐脸上落下一吻,平淡地说了句,“要是你白天也能这么乖就好了。”

  篇章十:旧时风月(原著向)

  “蛇神,……”强烈的光线将那人的上半身隐藏在阳光里,只能看清一个飘忽的轮廓,那人好像在说些什么,但他的声音却好似被风声吞没,只能听见一声不知包含什么情感的称谓,如同一片雪花在掌心融化最终……了无痕。

  短暂而无趣的梦境在睁开眼那一刻终结,八岐甚至怀疑是不是什么食梦貘之余的妖怪搅动他藏在梦境深处的回忆,但便是食梦貘又有何能耐能进入他的梦境呢?

  ……

  “真想变成雪啊。”八岐忽然意味不明地感叹一声,他看着雪落在须佐的肩上,又看着覆盖着薄雪的杉林,玫瑰紫的眼眸就如同附着露珠的鲜花般瑰丽,其中涌动的情感却让须佐看不懂。

  八岐也不知道自己为何要说这句话,内心也并未怀揣什么期待,纵使对于神明而言千年也非一个小数字,他们的那些过往更是被时间风化成沙粒,但是难以挥去的却是内心小小的遗憾。

  篇章十一:互喰

  食欲。

  这个词汇好似称不上糟糕,甚至对于会从食物中获得幸福感的神明而言堪称美好,但须佐之男却觉得极其糟糕,他每走一步都好像在加重着食欲,看见穿梭林野的狐狸他眼中却幻想皮毛染上鲜血、看见眼神懵懂的小鹿他眼中却幻想起开肠破肚,津液因着那些对食物的幻想在口腔分泌,从未产生饥饿感的肠胃却在叫嚣着填饱。

  须佐之男用剑在手心划开一个口子,疼痛感勉强维持着他的清醒,但作为神明的强大自愈能力让伤口迅速愈合,清醒也随着伤口愈合而逐渐消逝,他意识到自己即将丧失理智的前一刻走进神狱、封闭了神狱的入口。

  ……

  “神将大人,吃了我吧……”染着自己鲜血的白皙手指划过须佐只剩下食欲的金色瞳孔,遭到撕咬传来的痛觉却让八岐格外愉悦,“让我们成为一体,让我的血流淌在你身体里……!”

  与须佐便是失去意志仍旧隐忍的表情不同,八岐却笑意愈发浓郁醉人,他亲吻着须佐垂下的眼睑,薄薄的眼睑近乎能感受到底下的眼睛,他喜爱着须佐这副渴求着他的模样,就像他渴求得到须佐一样。

  篇章十二:疑故人声

  他沉默着、垂眸看着躺在棺材里再也无法睁眼的须佐,指尖颤了颤,八岐微微俯下身,他洁白如雪的长发落在须佐的胸膛,但他又不自禁地靠近了两分,侧脸贴着须佐那再也不会传来心跳声的胸腔。

  这次静谧无言、在明媚天气中的葬礼缓慢地进行,八岐看见月读拍了拍红着眼眶的天照,又看见那些须佐生前也未必见过几次的亲人装模作样,他坐在窗边、有些刺眼的阳光洒在他身上,又难免想起须佐曾在他睡着时用手为他挡住照向眼睛的日光,惋惜着从此没有人为他遮阳。

  ……

  来电名称赫然显示着【天照】,但八岐却知晓自己没有东西落在了那里,困惑不解和好奇的心情交织让他迅速接听了来电。

  “八岐,发生了一件事……”天照的声音好似非常着急,每说出的一个字都好像打着颤,但声音却十分清晰,“须佐的尸体不见了——”

  “尸体怎么会不见了?”八岐微微蹙眉,他想着尸体怎么可能凭空消失,但转眼他就联想到方才身后传来的声音,“……我刚才听见身后传来须佐的声音。”

  篇章十三:爱如薄冰

  “……我想知道我是谁?”可三郎不避不退,目光灼灼、不落别处,灿金的眼眸让神明心生怀念,感叹便是人间的世俗也未让他染上半分晦暗。

  “你是谁?”神明亲密地趴在三郎的胸口,祂柔顺又危险,祂的窃窃私语就如同鱼钩破开鱼的咽喉般带来隐隐的刺痛,“你是曾经品尝过我身体的丈夫,亦是神王麾下忠诚的神将,这样的答案足够你满意吗?”

  ……

  “御馔津,现今你的父亲失忆了,说不准我们也能成为幸福的一家人呢。”神王长发似雪,眼眸也像绚丽的繁花,但话语却如同毒蛇在吐着信子,“我相信御馔津,不会让任何人破坏我们的幸福的,对吗?”

  御馔津脑海闪烁过众神对祂的祈求,但可是更多的却是幸福一词,祂微微仰头看着自己的“母亲”,兴许祂终究未能如父亲一样正直无私,祂继承了母系的自私,祂格外郑重地说,“……是的。”

  篇章十四:kilig

  “……你不该在此时现身。”神父冷淡地指出这点,他像柄冰冷刺骨的长剑,可是此刻看似无意的纵容就好似料峭春寒中的些许暖意。

  神明的长发好似暮冬簌簌风雪般纯白,祂宛如剔透水晶的淡紫色眼眸注视着自己唯一的信徒,神父却恍然想起他们的过往,曾经帝国最忠诚的圣骑士和诡谲多变的傲慢邪神,就像命运装聋作哑给他们的宿命打上了死结,从此无从分割。

  须佐曾是帝国最忠诚的圣骑士,他忠于作为女王的姐姐、诚于自身所作所为,人们歌颂他的英勇善战,异族畏惧他的刀锋利刃,他是帝国最锋利的武器、更是帝国强大的象征。

  “你后悔了?”邪神贯来如此言语轻佻,他嘴角带着几分笑意却又暗藏杀机,贪婪的毒蛇哪能容得猎物逃脱,便是落得个两败俱伤收场祂也绝不罢休。

  ……

  “……陛下,他并未犯下重罪。”圣骑士瞧着依旧冷静克制,就好像丝毫不为此情此景所动摇,但是他却觉得自己头一次因为血如此头晕目眩。

  “圣骑士大人,”面色愈发惨白的魔法师说着话,“那天其实我没有喝醉,我也未曾喜欢过你,便是之前的爱语也无一句真话,只是为了遮掩我邪神的身份罢了。”

  “嗯,我知道。”圣骑士微微垂眸,他灿金的眼眸映出狼狈的魔法师,“我也知道你几次三番像联合别人发起叛逆,也知道你你曾教唆别人在城中作乱。”

  “所以啊,别为我放弃一切,可怜的骑士大人。”魔法师的银发沾着血,脸颊上也难免带着血迹斑斑,他的语气怜悯而又残忍,就好像对结局早有预料。

  “但我爱你,这足够了。”圣骑士抱着魔法师走出帝都,就如同他与皇帝的心照不宣,从此没有圣骑士、也没有魔法师。

  高天原娱乐集团特典

  一:耙耳朵

  “须佐啊,”天照语重心长,踮起脚拍了拍须佐之男的肩膀,“你可要好好劝劝八岐大蛇,公司现在哀声四起,就怕哪天就起义了。”

  “……姐。”须佐之男哀怨地看了眼天照,虽然瞧着依旧是一副冷淡的模样,但是却充满了苦涩,“我要是治得住他,还会这样子吗?”

  “……”天照瞧了眼自己不争气的弟弟,深深叹了口气,“夫纲不振啊。”

  ……

  须佐之男冷冷地看了八岐大蛇一眼,仿佛一个不为蛇妖所动的法海,实则是怕自己多看一眼就心软,他坐到办公桌坐下,面无表情地处理起工作。

  “社长大人?嗯?”八岐大蛇从身后环住须佐之男,脑袋靠在须佐之男的颈窝,银白色的长发带着樱花味洗发水的味道格外撩人,“神将大人?”

  须佐之男年少的时候也格外叛逆,出走娱乐圈,出演《千年决战》电影,结果被八岐大蛇多番撩拨,一发不可收拾,最终假戏真做,而一举成名后又被迫回家继承家业。

  而神将大人这个称呼早就成为了他们之间的情趣称呼。

  须佐之男叹了口气,“最后一次。”

  二:秃头危机

  作为一个成年人,须佐之男勤勤恳恳打工赚钱,不得不因为资本家姐姐而和朝九晚五say byebye,但他的老婆八岐大蛇却因此和他陷入了冷战。

  须佐之男睁开眼,看着在自己怀里安静睡觉的漂亮老婆觉得自己又一次坠入了爱河,当然他每天早上都会这样,忙碌工作造成的疲劳好像也得到了些许安慰。

  但是。

  但是当他看见洁白枕头上布满的金色发丝,那一瞬间须佐之男失去了颜色,那一刻,他仿佛听见了自己心碎的声音,他利落地翻身起床跑到浴室照镜子,上一次这么利落还是上一次。

  ……

  “没关系,我不会嫌弃你的,社长大人。”八岐大蛇依旧笑眯眯地看着须佐之男,毫不介意地给自己颓废的老公献上一个香吻。

  须佐之男:猛男落泪

  但感动只维持到须佐之男看见浴室里沾着金色发丝的电推剪,难怪头发一夜掉光,难怪八岐大蛇不用他说就知道情况,原来罪魁祸首竟然是——

  三:七夕节错误的打开方式

  须佐之男,一个看着没什么浪漫细胞的男人,在众多员工眼中他是冷酷硬汉总裁,甚至于曾经因为八岐大蛇的造谣被当作是家暴男。

  但实际上他是个颇为浪漫的人,虽然主要原因是有个他忘记什么节日就遍地造谣、阴阳怪气的老婆,可是他确实拥有浪漫细胞。

  ……

  须佐之男一边走路一边翻看晴明的笔记,他飞速掠过前面的篇幅直指八岐大蛇的篇章,然后看见了八岐大蛇近日的喜好——

  须佐之男:???为什么会是这个——

  八岐大蛇近日喜好那一栏赫然写着【目光停留手铐比其他事物多3s,对手铐表现出极大兴趣】

  须佐之男大脑陷入混沌,手铐的确没玩过、……丝毫没意识到笔记本封面写着的【剧组记录】。

  四:误会

  众所周知,天照和八岐大蛇关系不大好。

  这件事可以追溯到须佐之男尚且没有和八岐大蛇谈恋爱的时候,八岐大蛇就对自己的大姑姐非常不满,并且对高天原娱乐集团居然有这么一个垃圾BOSS还没有立地倒闭表示不解。

  天照对八岐大蛇的感觉反倒平平无奇,或者说她对所有人的态度都是仅限于能叫出名字,就算后来对方成为了自己弟媳,也对自己弟弟表示尊重祝福。

  ……

  天照对此倒是没什么兴趣,坐在一旁沙发上吃起了零食,按理来说这场出奇平和的行程就会这样子顺利终结。

  “……先生,这是您长女吧?上大学了吧?”销售似乎为了拉近关系,唠起了家常,却让八岐止不住笑,连眼角都泛起泪花。

  正欲解释的须佐却被自家老婆拦住,八岐附和着说起来,“已经大学毕业了哦!可惜连个男朋友都没有——”

  无辜、什么都不知道的销售接着八岐的话往下说,“现在年轻人不用着急……”

  直到离开4s店,天照都不知道为什么那个销售的目光为什么莫名慈爱。

  ——

  领取方式:印刷费+快递费

  发放方式:暂不考虑大规模发放,考虑优先给予亲友及眼熟的人,或者有熟人推荐,如果求的人数量多会考虑作为正式同人本贩卖。

  不喜欢的别勉强自己,没打算靠这个赚钱,本来就只是给自己纪念一下。

感兴趣的可以私信❤️

大部分内容(包括那啥)都是接的,交定金之前会有试阅确认哦

  这辈子都没办法不喜欢恩奇都……

  fsf呜呜呜🥹🥹🥹🥹80%的脑子里都是fsf、已经想不了其他的了……还有三个月让我怎么活啊🥲🥲🥲🥲

  最爱的恩奇都、最爱的闪恩、最爱的fsf……

  这就是倒霉到极点就会降临到幸运吗?

  这就是天命啊(胡言乱语中

Q:大大是微博名是什么

微博id:酒盏yuan

一般嗯嗯的文都会标注wb的啦

这时候就轮到这张图了!